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一一四二章 独活

作者:跃千愁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【努努书坊 www.kanunu.info)

    欲抬手求救的普惹竟连一点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,身形便歪倒了下去,直直向海面坠落。
    最恐怖的是,她表皮破裂捅开,犹如发芽一般,数不清的树枝从她体内狂暴招展而出,疯狂长大,其生长速度所彰显出的磅礴生机实在是吓人,不但是文、向二人被惊呆了,周围巡弋的云鲲人马也吓坏了,没有任何人见过什么植物有如此恐怖的生长速度。
    巨大躯体坠落的过程中依然在疯狂生长,像是开屏的孔雀,又像是竖起刺的刺猬,暴长的各种树枝很快便把普惹的身形给遮没了。
    轰隆落入海中后,各种树枝似乎长的更快了,一棵棵大树从海中飞速茁壮生长起来,有的直接长成了参天大树,有的藤蔓快速变得粗壮,攀附大树而上,皆以可见的速度迎风开花结果,然后果熟。
    各种各样的枝叶,各种各样的树木,挂满了各种各样的果子。
    待到生长停止后,两根巨型石柱中间好像出现了一座郁郁葱葱的海岛一般。
    “她死了?”文曲慢慢偏头问向兰萱。
    其实他很清楚,整个人瞬间千疮百孔了,还怎么活?只是从未见过这种死法,算不上大开眼界,有点被惊吓到了。
    向兰萱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按理说,以普惹的强大修为,区区树木的长势轻易便能压制或抹杀掉,怎么可能对其致命,之所以致命,那就只有一个可能,那股生长之力太过狂暴和恐怖,暴烈到普惹都来不及压制或者压制不住。
    眼前发生的一切,对所有人来说,都宛若是做了一场梦一般,只怕连梦里都不敢想这一幕,发生的太快,太突然了。
    “看来是真把南胖子给吃了,上一个是阿蓬,南胖子够肥呀,谁吃撑死谁…”
    文曲看着下方的大树嘀嘀咕咕呓语般。
    四周忽然掀起的哗啦啦动静惊醒了二人,环顾四周,只见那些巡弋人马瞬间作鸟兽散。
    普惹一死,全都仓惶跑了,显然是自知不敌,加上普惹的恐怖死法不知是不是这二人所为,但普惹确实是二人找上后死的,大家逃命要紧。
    水面冒了下脑袋的梨花更是吓惨了,迅速潜水而去。
    水面上只有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海怪还在露着背脊巡弋,在突然爆出的郁郁葱葱间钻来钻去。
    眼看四周瞬间清空了,文曲提醒道:“你们离开的机会来了,赶快让大和尚对外联系。”
    还在震惊中的向兰萱猛然醒悟,迅速掠空而去。
    以她的速度,很快便回到了庾庆等人的身边,她把情况一讲,庾庆和牧傲铁瞬间变了脸色,别人不清楚,他却立刻反应了过来,普惹应该是死在了那只黑葫芦手上,南竹真的被吃了!
    “快去,快带我去!”庾庆朝向兰萱紧急大喊。
    见他急得不行,向兰萱立刻抓了他飞去。
    从庾庆口中知道了南竹有危险的牧傲铁也急得不行,赶紧拜请冥僧。
    不用他说,冥僧紧急召集所有人集合,以天翼令裹了一起带走。
    途中,向兰萱也从庾庆口中搞清了普惹的死是怎么回事,她知道地元仙露,但没想到南胖子挂在腰上到处晃的黑葫芦也有这么大的威力,怎么感觉那胖子浑身是奇宝?
    也知道了庾庆急着赶去是为什么,因为庾庆拜托她再从普惹的腹内找找看,说是说不定南竹还活着。
    人都被吃了,怎么可能还活着,不过也能理解这份心情,哪怕还有万分之一的可能,都要试试看,起码是个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才能算是个了结。
    人一到现场,她就把庾庆交给了文曲,自己则飞身钻入了水里的郁郁葱葱内寻找。
    文曲也带着庾庆降低了高度,降到了与那些大树差不多的高度,很快,一只光鸟闪到了他们身边,冥僧也带着一伙人赶到了。
    水面不时溅起水花,是各色果子因成熟而蒂落,郁郁葱葱下的各色果落,还挺具美感的,众人怔怔看着这一幕。
    哗啦,海岛般的郁郁葱葱忽然一阵剧烈摇晃,向兰萱拖着庞大一团东西飞向了空中,似乎是巨大一团树根之类的,飞向了巨型石柱的顶端,落在了上面。
    文曲和冥僧亦带着众人先后追了去,落地石柱上面一看,果然是一大堆树根之类的。
    正在施法一点点将树根扯开的向兰萱偏头对庾庆解释了一下,“我把普惹胃里的东西全部端出来了。”
    庾庆和牧傲铁立刻冲了上去,拉扯那些树根帮忙,然而修为全无的两人,一根都扯不动,那些树根太坚韧了。
    知情的文曲和冥僧立刻施法帮忙。
    向兰萱提醒道:“小心点,我发现一些尸骸被树根吸成了朽骨,一扯就断,才把普惹胃里东西全部端了出来。”
    话不用说完,懂的自然懂,算是想给南竹留个全尸吧。
    原来是找遗骸,听懂了的闲人也立刻上手帮忙。
    如同向兰萱所言,大家很快就发现了零零散散的骸骨,总之没一具是完整的,真的是稍用力一捏就粉碎,庾庆和牧傲铁看得心都凉了,两人呼吸急促而紊乱着。
    就眼前这情况,师兄弟两人很清楚,老七万无再活着的可能。
    更让两人心凉的是,他们想分辨出哪些骸骨是南竹的都难,怎么会连件能辨别的衣裳都没有呢?
    一伙修士动手自然是快,不一会儿就清理到了树根最密集的核心区域。
    稍施法扯开一些后,一个三仙堡的人惊叫一声,“有人,有人,这里有人…”
    那大惊小怪的反应,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般。
    众人迅速凑了过去,文曲瞄了眼,便惊喜喊道:“是胖子,是南胖子!”
    踮起脚尖也看不到的庾庆和牧傲铁很着急,想看清又不敢看清,怎么认出是老七的,还活着不成?两人惴惴不安的心里是抱了希望的。
    人群中的向兰萱突然啐了声,扭头就从人群中跳了出来,脸色不自然,似乎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。
    冥僧则解下了身上的袈裟抖开。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个覆盖着袈裟的人被抱了出来放在地上,众人一眼就看出是南竹,尽管还是鼻青脸肿面目全非的样子,但那大胖子体型对目标明确的众人来说不难猜出是谁。
    “让让,让让……”
    庾庆和牧傲铁赶紧分开众人挤了过去,辨认后发现确实是南竹,两人各自伸手查探,却发现南竹脉搏全无,两人顿又心凉了。
    蹲着检查的冥僧却展开皱眉,意外道:“心脉还有一丝生机,还活着!”
    怎么可能?众人讶异。
    冥僧却一指点在了南竹的心房上,微微泛着白光的指尖一指又一指颇有节奏地点击。
    庾庆关切之余,突然发现南竹整个人似乎短了一大截,慢慢揭开袈裟盖着的下半截,目光忽剧烈跳动了一下,只见南竹大腿位置血肉模糊,不知什么原因造成的,一双大腿几乎是齐根断了。
    很快,口鼻中有水流出的南竹发出了轻微的闷哼声。
    “真的还活着?”
    “其他人都变成了骸骨,就南竹先生还活着,看来还真是福大命大。”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这叫本事。”
    旁人的议论声也提醒了其他人,是啊,这很奇怪呀,为什么都死了,都被树根吸成了朽骨,就南竹还活着?
    庾庆也在暗暗琢磨这事,难道是地泉的影响还在?
    满脸担忧,摸着南竹脸的牧傲铁忽察觉到了不对,拨开了南竹的嘴皮子,惊咦道:“老七嘴里有东西。”
    众人立刻盯了去,牧傲铁手指试着抠了几次都抠不出来,冥僧顺手帮了把,直接施法从南竹口中夺出了一颗金蛋蛋。
    庾庆和牧傲铁对此宝自然是熟悉不过的,见到此物,师兄弟二人着实是有些哭笑不得,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南胖子好了,当时都落那般处境了,居然还惦记着宝贝,身上没地方放,居然能塞进嘴里。
    两人也真的是服了这位胖师兄。
    从冥僧手里拿过金蛋时,庾庆又骤然一愣,目光看看金蛋,又看看南竹,再看看附近散落的骸骨,瞬间明白了为何其他人都被树根给吸干了,唯有南竹能独活,恐怕正是老七这爱宝如命的习惯救了他自己一命。
    这事他放在心里不会轻易对外言说,默默收起了这颗金珠。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    一阵剧烈的咳嗽声突然从南竹的口中爆发出来,其人幽幽睁开了双眼,看到眼前一张张面孔,口齿不清道:“怎么死了看到的都是熟面孔,痛,死了也痛…”疼的哼哼唧唧起来。
    冥僧站了起来,剩下的事情让给了摸出药罐罐给南竹喂蜂蜜的牧傲铁。
    盯着南竹的文曲微微摇头,发出会心一笑,真心服了这胖子的命大,也不知是不是一报还一报,总之这胖子一双腿没得好。
    他目光落在冥僧身上,“大和尚,你们要走就趁早走,赶紧联系外面吧,晚了就走不了了。”
    冥僧略颔首,摸出了那只铁罐子,在手施法轻轻一握。
    向兰萱则从“伱们”那个字眼中听出了别样,惊疑道:“文老,你不出去吗?”
    文曲淡笑,“外面对我来说,没什么意思,这里起码还有个云鲲,我得再跟他打一场,你们走吧,我就不出去了。”
    他收回了之前的态度,因为普惹死了,这些人出去后,他可以迅速脱身,不用担心被普惹缠上。
    众人陆续回头看向他,惊疑,有胳膊都打不赢,没胳膊怎么打?
    向兰萱沉声道:“这次不出去,你以后可能永远出不去了。”
    虽失去了双臂,文曲依然淡笑,“你想多了,这么大个世界,怎么可能没出路,只是我们心眼蒙蔽没找到而已,并非只有通往外界的那条路才叫出路。”
    (本章完)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