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73章 银瓶的机关

作者:云峰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【努努书坊 www.kanunu.info)

    绝不会错。

    二者字体、笔画、风格都如出一辙,像梵文又像八思巴文,

    当初我在大唐镇从小饭店出来一路跟踪西瓜头,记得那天还下着雨,他脱掉上衣才露出来背后的纹身,那一幕我印象很深刻。

    从山上下来,马大超拉着我找了家路边摊儿吃炒番薯粉,这是种庙会上卖的特色小吃,装在个老式木桶中,吃多少舀多少炒多少,我没心思吃,尝了两口便放下了筷子,我现在心里砰砰乱跳,无法平静。

    突然,马大超胳膊肘碰了我一下,原来是之前见的那两个漂亮妹子挨着我们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没座位了,我们坐这里不介意吧?”

    “完全不介意!”

    马大超赶忙往旁边挪了挪,他脸都要笑烂了。

    我一直在想西瓜头,完全没注意她们之间谈了什么,反正我就听到两个女孩儿咯咯咯的笑,笑声就像老母鸡刚下了蛋。

    马大超这小子长相一般,但她和女生聊天确实有一套,不过一碗粉功夫看起来就像很熟了。

    马大超谎称自己现在帮家里打理一家大型外贸公司,生意遍布全球多个国家,经常坐飞机旅游,去过很多地方。

    就这样简单几句话,两个女生貌似真信了,随后她们看马大超的眼神变得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等吃完炒粉,马大超直接说:“你们是来旅游的可能对本地不熟,这边儿很多酒店都宰客,我给你们推荐一家吧,皇冠假日酒店,那里很安全,环境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里应该很贵吧?我们都只是学生,估计住不起。”

    马大超摆手:“五星级啊,价格还可以,不算贵,皇冠老板我哥们,你们过去直接说是我朋友就行,住个一晚两晚的不要钱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要不还是算了吧,这怪不好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真的,你们要不认识路我可以带你们过去,你们千万别多心,我没坏心思,我身份证都可以给你们看,大家都是同龄人,我就是单纯的想交个朋友啊!”

    这两个长相清纯的女孩儿自称是姐妹,都姓关,我就叫大关小关了,个子高点儿的是大关,稍矮点儿的是小关。

    大关表现的还有防备心,但小关很相信马大超,她嚷嚷着机会难得,说想体验一下住五星级酒店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这样,小关劝大关,她们答应了。

    马大超立即动身去找出租车,我跟过去小声骂:“你他娘的,淳安什么时候有个皇冠假日酒店了?还五星级的?我怎么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有个屁,老大,那我乱说的,随便找个好点儿的酒店得了,这就算成功了第一步,等下在给买点小礼物哄一哄,那还不是手到擒来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你怎么磨磨唧唧的?你到底去不去?你要不去,可别说兄弟有好事儿没想着你,你要是不去那我晚上可要一龙游双凤了。”

    他又道:“其实这就是一层窗户纸的事儿,她们肯定有心理准备,现在大家无非就是过个流程认识认识,到了晚上,等她们想开了,我想通了,那不就ok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晚上还有事儿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老大你给我几百块钱,我现在身上没现金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,怎么还要老子给你钱?”

    “嘿嘿,谁让你是我好大哥呢。”

    我扔给他七百块,马大超兴高采烈的带着二女坐上出租车走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小子的行为,我不羡慕,更不嫉妒,他要一直这样,将来迟早有一天必死在女人手里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不是过去那个男强女弱的社会了,现在逐渐女强男弱,攻防转换往往就在那一瞬间。女人动动嘴,男人跑断腿,就像网上流行的那个段子:“我三句话,就让男人为我花了十八万。”

    临近太阳下山, 庙会上还是人来人往,听说晚上还有个灯会,我坐在路边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,把头,你找到能翻译那些文字的人了没。”

    “暂时没有,我托了朋友帮忙打听了,这些文字的翻译难度超过了我们想象,很可能已经是死文字了。”

    我皱眉道:“那要不咱们干脆不研究了?直接卖了怎么样,现在倒手赚个大几百万轻轻松松。”

    “云峰,这东西我这辈子都是第一次见,咱们还是研究明白了在出手比较好,如果现在贸然出手,我就怕捡了西瓜丢了芝麻,走了宝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,把头说的有道理,我也是这样想的,可以大胆想一下,万一银瓶子里藏着张藏宝图怎么办。

    现在有三个问题要解决。

    一,破解瓶身上的文字,因为这个有可能直接指向了它当年的主人是谁,就像青铜器上的铭文一样。

    二,尽快无损打开银瓶,看里头到底是空的还是真藏有东西。

    三,调查十四年前银瓶是从千岛湖哪一带水域出来的,然后地毯式搜索那带水域,看水底还有无类似物件,不过这样一来,水下古狮城寻宝的计划可能要暂时停止。

    反正我们来淳安目标一直很明确,一切以赚钱为主,什么能赚钱就搞什么。

    余鼎城都把东西卖我了,那他没必要撒谎骗我,也就是说只要翻出来1994年的新闻,找到当年海瑞号是在哪片水域出的事儿,然后按图索骥,那个地方附近应该就是银瓶子的最初出现点。

    我心里分析, 西瓜头很可能懂这种文字,就算不懂,他也认识懂的人,要不然他纹到身上干毛,那又不好看。

    问题是,我能不能直接拿着瓶子去问他?

    考虑过后,我觉得不行,因为那小子不是好人,他不会帮我,甚至可能黑吃黑抢了我花重金买来的宝贝。

    想通这一切,我起身逛了一圈庙会,刚好看到有个地摊有卖放大镜的我顺手买了一个。

    这晚深夜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睡了,把头也刚走,但我根本睡不着。

    我举着放大镜,一毫米一毫米的去看银瓶子,我看东西从没用过放大镜,这算是我的第一次。

    螭吻这东西过去出现在建筑屋顶上,有的舌头是铜制的,能上下活动,方便藏避雷针,但银瓶子上的螭吻舌头就是刻上去的,根本活动不了。

    举着放大镜一直看到夜里三点多,我眼睛都快看出血丝了。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我发现,螭吻的“眼睛”有些不对劲儿,我在放大镜下观察,它好像有点斗鸡眼。

    就是它的两个眼睛,一只眼正常,另一眼有点儿向右瞥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赶忙找来根牙签,对着放大镜用力冲右眼部位一捅。

    意外的一幕出现了。

    牙签没有折断,反而直接没入了瓶中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