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四百六十五章 消散的刀魂,云璃的过往,生命的意义

作者:太一生水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【努努书坊 www.kanunu.info)

    “区区一件神珍就想对抗我?”
    盘狞笑一声,五指往前抓去,直接幻化成海龙般的巨爪,将那张书页擒在指尖。
    上面暴起一片光泽,竟将海龙爪石化,并且往盘的身上蔓延。
    “笑话!”
    那被石化的手,并未破碎,而是五指一捏,“砰”的将那书页捏的粉碎,但整条手臂也随之爆碎,化作碎屑散入空中。
    众人无不惊喜交加,盘竟然被连伤两下,看样子有希望赢。
    “真是了不起,居然能打伤我?”
    盘看着自己的断臂,眼中流露出惊色:“报出你的名字。”
    “伽蓝。”
    “很陌生的名字,我记下了,有空的时候,会悼念你的。”
    “哈?谢谢,那我再送您几个字吧。”
    伽蓝轻笑一声,左手放在法典上,一道道光之书页从里面翻飞出来,共六张纸,在空中飞舞。
    每一页上都写着一个简单的大字,不明其意。
    但谢欢一眼就看出,这六张纸连在一起,就是“给老子去死吧”。
    天地法典的变态之处就在于它是一本规则之书,而且规则可以任由自己拟定。
    伽蓝的双瞳一下化作蓝色,六张书页在空中排列重组,形成了那句话,闪烁之下,就往盘的脸上贴去。
    “对了,忘了你是远古海族,未必看得懂,天地法典,翻译。”
    伽蓝轻笑着掐诀。
    那六张书页上的文字,立即变成远古的海族语。
    盘的脸色阴冷下来,他右手已废,左手在虚空中划过,口中念着咒语,残破的身躯里不断溢出流光,五颜六色的,突然爆闪一下,化作大量光刃,瞬间斩在那六张书页上。
    刃光交织之处,六张书页全部被劈成两半,并且有一尊元神临空浮现出来,如山岳般庞大,隐藏在雾中,看不清真容,张口往前方一吸,那些被劈开的残页全部卷入一道旋涡,被元神吸入肚中。
    伽蓝一惊,觉察到危险,左手往宝书上一合,身影就骤然消失。
    几乎是同一时间,在他消失的地方,一只金光灿烂的爪子冒出,上面布满流光和刃气,抓了个空。
    随后那巨大的元神在白雾中隐退,消失不见。
    盘的身体恍惚了下,变得暗淡下来,竟有要破碎的迹象。
    “大人还真是舍得啊,直接破碎意志,幻化元神来杀我,在下何德何能。”
    伽蓝在远处现身,微微一笑。
    但谢欢看得出他的神色有些苍白,手中的律法也暗淡许多,显然刚才的轻松写意实则并不轻松。
    “祖父!”
    正在和诗芒交战的潮,见状大吃一惊,本以为盘能轻易碾压一切,没想到形势有些逆转,他急忙一招将诗芒震开,收回全身的光芒,一闪来到盘的身边,焦急的问道:“祖父,如何?”
    盘脸身上的光辉闪烁不定,显然是意志之力失去太多,但他并没有任何表情,只是微微摇头,而且双目中射出两道璀璨的光芒,望向前方,落在苍刀和伽蓝的身上,笑着说道:“确实有些轻敌了,你们两个都是了不起的对手。”
    “过奖。”
    苍刀沉声说道,身影越来越淡,将一把虚幻的刀往大地上一插,叹道:“但还是输了,虽然有些无奈,但得接纳,该出的刀,我已经出了,无悔。”
    说完,整個身体和刀,一并破碎成荧光,散入虚空。
    众人无不大骇,一代人族强者,拥有“七皇”之称的绝代刀神,就这样消散天地之间?
    “他死了吗?”
    云璃的声音有些颤抖,十指捏的紧紧地。
    毕竟七皇在元泱海的威名太大,是整个人族修士天空一般的存在,难以逾越。
    “嗯,肉身毁灭,意志又散了,彻底死了。”
    谢欢平静的说道。
    那双古井无波的眼眸深处,却不断涌动着涟漪。
    苍刀虽死,却完全展现出了绝代强者的风采,他们虽然交往不多,但足以让谢欢记住这个名字。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镇定?”
    云璃艰难的吞咽了下,望向谢欢。
    虽说谢欢一向稳如老狗,各种出乎意外,但此刻未免过于镇定,让云璃觉察到一丝不同寻常。
    “不镇定能咋得?像你一样,冲上去做无用功?”
    “哎,你总是显得奇奇怪怪,与大家格格不入的,我也不知道对还是不对,对了,怎么没见到徐薇妹子?”
    云璃叹气的摇了摇头。
    她也渐渐冷静下来,将生死看淡。
    谢欢皱眉,闪过一丝忧虑,他一直在观察这片意志空间,不时有意志体连接过来,在这片空间里化现而出,但始终不见徐薇。
    要知道并非所有人都可以诞生出意志体,一旦肉身毁灭,又没有意志体出现……那就标志着这人彻底死了,最多只剩下魂魄,不知进入何处。
    徐薇的实力低微,极有可能彻底领饭盒了。
    云璃也想到了这层,见谢欢的面色阴郁,知道自己说错了话,马上安慰道:“其实也没什么,我们不也死了吗?马上大家都玩完,没什么可担心的。”
    “谢谢,你真会安慰人。”
    谢欢转头看着她,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    “跟伱学的。”
    云璃讪讪一笑。
    谢欢笑不出来,不过他还抱着一丝希望,就是徐薇同样是仙体,盘距离爆炸如此之近都没死,徐薇或许还活着。
    而且还有一个同为仙体的人没出现,就是童童,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。
    苍刀消散后,一旁的古邪脸色极度阴沉、扭曲。
    一是盘的夸赞居然没有他,显然是看不起他,顿时怒火中烧,二是苍刀一死,想要赢,就更加缥缈。
    “你的状况如何,能击杀盘吗?”
    诗芒的神色和谢欢一样平静,或许是活的太久,见过的死亡场面太多,早已习以为常,只是淡淡的对伽蓝问道。
    “大人未免太看得起我了。”
    伽蓝苦笑一声:“若非有律法,我怕是已经死了,但即便有律法,刚才也是极限操作,一不小心就会死。”
    古邪见诗芒几乎无视他,更是气的勃然大怒,瓮声喝道:“怕什么?没见他已经淡化了吗?大家在联手压制一阵,就应该灰飞烟灭!”
    “蛊皇道友说得对,盘就拜托你们了。”
    诗芒慎重的说道。
    和潮的意志交手了这么久,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绝无可能突破潮的压制了,两人完全旗鼓相当,谁也奈何不了谁,所以不可能有半点力量分出来对付盘。
    “可怜的一群虫子,你们是不是觉得自己还有机会?有对生的贪婪,就会产欲望上的渴求,产生行为上的执取,再产生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,正所谓五蕴皆空啊。”
    盘淡然一笑,左手置于身前,突然整个意志躯“砰”的一下崩碎,如苍刀般彻底散去。
    众人:“?”
    就连潮也大吃一惊:“祖父!”
    他急忙往盘的肉身望去,只见端坐在那的肉身,睁开双目,眉心上星座一闪,又一道全新的意志体化现而出,那澎湃的如天空一般的意志之力狂涌而出,覆压在每个人身上。
    众人无不脸色大变。
    就连诗芒都是目光爆闪,露出震惊和凝重的神色。
    “这下是不是绝望了?”
    盘的新意志体笑道:“这就是我和你们的差别啊,我肉身还在,意志不断,而你们已经没有肉身了,意志一散就得死,哈哈哈哈。”
    “祖父当真仙人在世!”
    潮大喜,急忙一记马屁送上。
    “一切到此……终结。”
    盘抬起手来,目光中闪动着流光溢彩,双指直接放在眉心上,寒声道看:“劫变!”
    一股金色光波从他身上逸散出来,铺天盖地的散去,几乎笼罩前方全部空间。
    每一位修士都感受到那意志劫波的冲击,全都站立不稳,纷纷结印抵挡,骇然不已,仿佛已经感受到末日,一个个面如死灰。
    诗芒身影一晃,同样以意志力,幻化出一道灵碑,就要镇压过去。
    潮狞笑道:“你的对手是我。”
    当即召来无边海水,将诗芒和那灵碑一起卷入惊涛中。
    谢欢同样脸色难看,单手结印,抵挡这金色劫波,以他此刻的状况,稳住是绰绰有余,但他也没有把握能对抗盘,必须苟着,苟出能赢的机会来。
    “啊!——”
    人群中不少修士开始破灭,被劫波震散。
    “这次应该真的要死了,没悬念吧?”
    云璃突然说道。
    她全身紫芒流动,油纸伞撑在手上,化出道道结界,与劫波抗衡。
    但依然无法挡住,身体在劫波的冲击下,不时的恍惚,像是随时都要崩碎。
    “别说些没用的,能扛多久扛多久,千万别放弃!”
    谢欢沉声说道。
    他怕云璃绝望后放弃抵抗。
    “我不是放弃,只是有些感慨。
    “人生本如朝露,一生所求,到底是什么,又是否值得?”
    云璃眉头蹙起,但旋即解开,笑着说道:“这个问题,我怕是无法理清了,但此刻面临要死,我反而没有那样难过与悲伤,似乎生死本就是理所当然的,是人生的一部分,没有死亡,就没有终结,似乎反而变得不完美了。”
    “能别感慨吗?好好稳住。”
    谢欢提醒着说道。
    “没有不稳住,对抗这劫变也是一种异常令人兴奋的体验呢。”
    云璃笑得十分灿烂,继续说道:“就如同突破境界,如同练出神通,如同与人交流,如同看潮起潮落,都是生命的体验。
    “或许我已经知道了人生的意义,也知道当初父母为什么竭尽全力让我活下来的意义。
    “我出生的时候,父母就已经不在了……”
    “等等,这是你的秘密,可以不说的。”
    谢欢打断着说道。
    “都快死了,再不说,就没机会说啦,我从来没和任何人说过,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,你就好好听听吧。”
    云璃露出哀求的眼神。
    “行,是你自己强行要说的,可不是我有意打探你秘密。”
    “几百年前,朱雀海域出现过一场浩劫,我爹娘都在那场浩劫中罹难,我娘当时已经怀了我,临死前强行将我生下,并且用大神通将‘祸源’封印在我体内。
    “我从小就能感知到自己的与众不同,甚至是与这个世界的格格不入,也不知道是不是‘祸源’的影响,我虽然整天笑嘻嘻的,很努力的修炼,但很多时候都感到格外的孤独,觉得整个世界仿佛只有我一个人。
    “甚至说,我对死亡并不排斥,很多时候我还会问自己,为什么要活着,死了不好吗?如果当初母亲没有把我生下,或许我就不会孤单难受了。”
    “就是你身上的那个封印?”
    谢欢目光微动,他和云璃互换过身体,对她的身体超级熟。
    “嗯,那个封印一直伴随着我,里面是父母封印的祸源,师傅说千万不能打开,否则将再起浩劫,现在我的身体已经没了,那封印和浩劫应该也都消失了吧。”
    云璃自嘲的笑道:“师傅一直有意无意的留意着我身上的变化,虽然很隐晦,但我感觉的出来,他是怕那浩劫再现人间,其实我经常都在想,直接把我毁灭了不就好了么,我不会怪你的,师傅。
    “但师傅一直很温暖,一直积极乐观向上的让我活下去,给我最好的资源,最悉心的教诲,我也努力做着师傅眼中喜欢的弟子,可是我并不开心。”
    “你最重要的是要做你自己,父母拼尽全力生下你,是希望你开开心心的活着,让你体验这世间的一切美好,以及不美好,这就是生命本身的意义。
    “你不用那么努力,不用刻意为什么而活着,可以肆意的玩耍,任性的摆烂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
    “看一棵树如何成长,看一朵云如何化作雨,这些都是你的权利,生命本身,就是存在的意义,过好每一天,做好每一件事,让一个时间都开心,这才是你要做的。”
    谢欢突然打断着说道。
    云璃微微张大嘴巴,惊愕的看着谢欢。
    “抱歉,我不是有意打断,也不是好为人师,只是发表一些我的浅见,你继续。”
    谢欢讪讪一笑。
    (本章完)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