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四百九十三章 要算计

作者:彩虹鱼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【努努书坊 www.kanunu.info)

    韩厉和樊牢在一起。
    如果说韩厉是一脸肝火旺盛的话,那樊牢就是一脸的八卦好逑。
    几乎是瞬间,扈轻就得出一个结论:遥岑子肯定干了啥丢人的事。
    樊牢见着她,眉毛嘴巴都要飞起来:“你怎么不去找你的好师傅遥岑子,人家可是和万仙阁有深厚友谊呢。”
    那个阴阳怪气哦,挥个帕子他就是喜婆子。
    扈轻淡定的说:“同睡一个女人的深厚友谊吗?”
    樊牢差点儿喷出来,说韩厉:“你看人家扈轻,再看看你。等你有她这份厚脸皮和毒舌,我才放心卸任。你啊,还是稳不住。”
    韩厉说:“她是没经历当年的事。”
    樊牢指扈轻:“你说。”
    扈轻想了想:“当年的没经历,眼前不正有机会嘛。师傅要是做得过分,我管他死不死呢,我先弄死那个。”
    樊牢故意说:“那是你师傅的私事。”
    扈轻摇头:“他是双阳宗的人,牵扯到宗门名誉和利益,我有权纠正。”
    樊牢一拍手:“看到了吧。你们的师徒私情得往后放一放。”
    韩厉:“那你让师妹当律堂堂主。”
    不待樊牢开口,扈轻连连拒绝:“多谢师兄看得起。我散漫惯了,不适合。”
    樊牢也说:“她不行。她要做了律堂之主,双阳宗得天天打架。”
    什么意思呀。
    扈轻挤着韩厉坐下去:“师兄,师傅真不要脸的跟人家现任拉关系去了?”
    韩厉硬邦邦说了声去了。
    扈轻立时牙疼。
    樊牢说句公道话:“是去论道。过去的也不只他一个。你宗主师傅也去了。”
    扈轻:“您老人家怎么没去?”
    樊牢挑眉:“道不同。”
    扈轻好奇:“您老人家的道——”
    樊牢似笑非笑:“我以杀入道。”
    扈轻:“.屈才了。”
    樊牢哈哈大笑。
    韩厉也难得有了丝笑容:“堂主骗你玩呢。”
    扈轻说:“自从到了咱家,堂主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三番两次骗我玩的。”
    樊牢又哈哈笑,摆着手:“没骗你。我确实以杀入道,不过后来嘛,改了。”
    韩厉惊奇:“堂主你竟是以杀入的道?”
    樊牢表情回味:“都是往事。不值一提。倒是扈轻你,你的道是什么?”
    扈轻心说,我的六字大道你们谁都不会懂。
    说:“自在道吧。差不多。”
    樊牢:“我觉着也是。怎么,你还没确定你的道?”
    扈轻摇头:“道那么多呢,我这会儿走这条道,那会儿走那条道,我没觉得只能一条道是对,或许以后我也会推翻曾经坚定认为的。”
    樊牢:“你这样想不能说错,也却太随心。太过随心,反而无形,无形不成器。难道你要与无形的天地比?”
    太脱离实际。
    扈轻:“那我慢慢找,慢慢找适合我的道。”
    问韩厉:“师兄你追求的肯定是公道。”
    韩厉无语,公道?那么大的字眼我追求得起吗?
    樊牢嗤笑一声:“他追求浩然正道。”
    扈轻立时牙疼。一听就不是跟她一路人。
    韩厉:“并不是。我也在默默寻摸。”
    樊牢点头:“是,你们不着急。道心稳固,经历多了自然会形成自己的道。不必居于前人的形式。”
    两人都道是。
    由着这话头,樊牢起了谈兴,让他俩坐到下手,他好好的给他们传授一番。
    两人皆是一脸所思,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,时而眼里放光时而眉头紧皱。
    樊牢心里很开怀,他就喜欢这样有自己想法的弟子。那些他说什么就认定什么的,他还不想带呢。
    然后他发现,韩厉不认同的多于是摇头也多。扈轻摇头虽然没那么多但她皱眉多。这符合韩厉的性子,这小子自小一是一二是二,固执得长辈都头疼。而扈轻嘛,很明显她不认同的没有直接否定,而是谨慎的保持怀疑。一来,她没遇到过那样的情况所以无法断定。二来,便如她所说的那样,今日认为正确的或者明日她自己就能推翻。
    所以这人很滑头,能自己推翻自己是个狠的。
    但他看得出她眼神深处很固执,说明她其实并不是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善变。
    有坚守,有变通,这层心境倒是比韩厉高一层。在同龄人里,已经非常不错。
    “扈轻,出门前你想不通的问题是什么?”樊牢看着陷入沉思的两人突然开口问。
    “啊?啊——”扈轻出神中,下意识的回答,“想不通罪是怎么定的。”
    说完才回过神来,无语道:“师傅你相当狡猾。”
    樊牢哈哈一笑,随即正容:“现在想通了?”
    扈轻诚实的摇头:“这个问题太难想了,容易钻牛角尖。我不想了,等能明白的时候自然便明白了。”
    樊牢说她:“小小的脑壳子怎么敢想这样大的事,便是我、你宗主师傅,这样的想法也不敢天天琢磨。”
    扈轻颇为认同的点着头:“所以我还是年纪小经验少,一不小心把自己套进去了。”
    韩厉有些震惊的听他们说话,看眼扈轻,暗想她心境竟如此之高了?可是——
    “师妹,你什么时候晋升三阶?”
    这件事啊,扈轻一秒泄气:“大约是伤着慧根了,一时半会儿不成的。”
    樊牢嘴角一抽,还慧根,你可真瞧得起自己。
    韩厉却是很认真:“慧根也能补。我记得师傅有串菩提手串——”
    他呼的站起来,吓两人一跳。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赶紧去找他,别让他把那个也送了人。”
    往外跑,被樊牢拉住:“你们师徒俩闹了一路别扭,你现在去跟他要东西你猜他给不给你?”
    韩厉脸色难看,不介意揭遥岑子老底:“这才几天他都送出去好几样子东西了。”
    嘶,扈轻脸色连变,一拍桌子:“太不像话了!他的财产有一半是我的!”
    韩厉:“.”
    樊牢:“.你真不是东西。”
    扈轻想了想:“不行,不能让他身上有钱。我想想——行,瞧我的吧。”
    韩厉:“行不行?不行直接下毒吧。”
    扈轻眼睛一亮:“这么好的主意,我怎么没想到呢。师兄,大才。”
    樊牢:“都不是好玩意儿。”
    就见两人齐齐看向他。
    樊牢拒绝三连:“不关我的事。别找我。我不干。”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