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四百九十四章 师徒无间道

作者:彩虹鱼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【努努书坊 www.kanunu.info)

    遥岑子与众人论道,正是心情好的时候忽然收到扈轻的私人信息。
    “师傅,你要的红玉甲,有消息啦!”
    遥岑子一个激动。
    随即扈轻第二条消息:“但我不是很确定。”
    遥岑子差点儿蹦起来,怎么回事呀?怎么就不确定呢?到底是不是呀?
    旁边好多人呢,他保持微笑。
    然后扈轻第三条消息过来:“我堂主师傅说漏嘴,我正问着呢。他好像不想说。”
    要说遥岑子心里也是狐疑的。之前扈轻分明当着他的面在群里问消息,大家全说没有,怎么突然又有了呢?但若是樊牢的话——他真干得出这样的事儿!
    他就是喜欢跟他对着干!说不得红玉甲就在他那里,他明明知道自己苦寻就是不给自己。就是因为——
    想到当初出发的时候他非要跟着一起,樊牢对他笑得意味深长威胁十足,该不会他那个时候就知道自己去御兽门是为了.咳咳。
    那人,鬼似的。
    如果被他得了——
    若是别人,遥岑子说不得喊上冒雨柔一起去求一求。但樊牢,冒雨柔出面只会起到反作用。毕竟当年他主张杀了冒雨柔的。
    遥岑子一个激灵,绝对不能让这两人见面!
    扈轻的第四条消息紧随而至:“师傅,我还问不问?”
    当然得问啊。
    遥岑子左右看了看,再静不下心论道,于是悄悄退到外头,给扈轻回消息。
    “问呀。你别说是我要,就说是你自己要。”
    扈轻那头,三人盯着粉红小手机同时露出不齿的表情。
    韩厉一点儿都不为自己算计遥岑子内疚了。分明是他先算计的他们!
    “何至于啊何至于,师徒间互相算计到这份上。”樊牢连连摇头:“一个女人罢了。”
    扈轻扭头,手指在鼻梁上擦了下:“师傅,您杀妻证道?”
    唰,韩厉立即看过来。
    樊牢一人脑袋顶上给了一巴掌:“我杀个屁。老子这辈子就没结婚!”
    扈轻:“相好的也没有?”
    “没。”
    “啧,师傅你一把年纪——阴阳失调啊。”
    樊牢一脚踹去,扈轻灵巧一躲。
    韩厉雷劈了似的,她怎么敢,那可是长辈啊!
    扈轻不耽搁的输入消息:“我说我要,堂主师傅他踹我一脚。”
    好了,遥岑子愁眉苦脸了,樊牢一定猜出来了,怎么办?那个煞星!
    想到冒雨柔跟他说的话,他一咬牙:“跟他换,他想换什么师傅给你。三倍五倍都行。”
    扈轻冷笑,与两人道:“我还没死呢他就要把家败光。有本事他让那女的养他,凭什么拿我的东西养人家的婆娘。”
    韩厉无言。
    樊牢为她竖大拇指:“我的财产你是不是也惦记上?”
    扈轻哎哟哎哟左摇右晃:“师傅您说的什么话,您指头缝里漏下来的都够我享用不尽了。”
    樊牢没忍住狠狠白了她一眼:“敢情做你师傅,还得让你享用不尽。你干脆继承双阳宗得了呗。”
    韩厉一惊。
    扈轻笑呵呵:“我只想花钱,挣钱的事——师兄你上。”
    韩厉好痛苦,这两人的嘴没边没际的。
    扈轻发消息:“行。”
    然后久久不回复,遥岑子一连串的问她怎样了。
    觉得时间差不多,扈轻说:“我的私藏他都看不上。”
    樊牢点点头:“我确实看不上。”
    然后遥岑子神回复一句:“喊韩厉过去,让他给。”
    涵养再好,韩厉都想摔杯子了。
    坑徒弟啊,他可真会坑徒弟啊!
    其实人家遥岑子想的是他再补给韩厉就好,一家人,好说话嘛。
    可这会儿韩厉上头了:“发给他,我也没好东西!”
    扈轻摇摇手机:“等会儿再说。”做戏要做足。
    遥岑子还在不停的问,他恨不得亲自过来看一看。
    韩厉拿出手机一看,自嘲:“问我有没有和你在一块呢。”
    然后硬气的回过去:“我在哪不需要师傅关心。”
    遥岑子看到后气得仰倒:“这个——”及时将孽徒两个字捂住,他可是在万仙阁的灵船上呢。
    想了想,给青光打电话:“你在哪?和你师兄在一块吗?”
    青光:“我在照顾晶晶啊。师兄?我不知道啊。”
    遥岑子:“你问问他在哪。”
    青光莫名其妙:“师傅你自己问呗。”
    “让你问你就问。”
    于是韩厉接到电话:“哦,我刚才过来找你师姐,你有什么事?”
    青光吐槽了一堆,然后回给遥岑子:“师兄找师姐去了。”
    遥岑子:“他们还和谁在一块?”
    青光傻了:“师傅你没问这个。”
    遥岑子气:“你不会多问两句吗?”
    青光觉得他家师傅莫名其妙的,他又不懂人族心里的弯弯绕绕,说:“好吧好吧,我这就过去。师傅你有什么话让我带?”
    遥岑子:“你先过去。对了,他们应该在樊堂主那里,你要看见他们看什么东西,偷偷拍个图给我。”
    青光更莫名其妙了,挂断的电话立即又响起,是韩厉。
    “师傅跟你说什么了?”
    青光脑子里全是浆糊:“师兄,我们不是在同一个仙界吗?你不在还是师傅走了?”
    韩厉凉凉的说:“你师傅走了。”
    青光再没脑子也听出韩厉这话不对了,他老老实实交待。
    韩厉:“行,你慢慢的过来。”
    挂掉电话哼声:“不见兔子不撒鹰。”
    扈轻立即看樊牢。
    樊牢牙疼:“还得造假?”
    韩厉:“露个角,似是而非最好。”
    扈轻:“你忘了,我可没说一定是万年红玉甲。”
    韩厉当即拿了些带着红玉的东西来:“哪件合适?”
    哪件都不合适。樊牢拿出一件,用红色玉石打造的无缝天衣,神秘高贵,暗光流动。
    扈轻惊讶:“原来真的在师傅你这啊。你瞒得可真紧。”
    韩厉没说话。
    樊牢:“假的。这是有人特意仿作的那件红玉甲。是我早年从拍卖场拍卖得来的。唉,被坑了好多钱。”
    一听,扈轻立即找了张豪华的包袱皮,把那红玉甲一遮,露出一小块。然后和樊牢一起各种下毒。
    韩厉不看。想,他是为了师傅好。
    青光正好过来:“师兄,师姐,堂主大人。”
    目光忍不住的往那显眼的包袱皮下头溜,然后走进来,自以为隐蔽的给韩厉使眼色,还故意背对着扈轻不让她看见。
    扈轻装不知道。
    樊牢也装瞎。心里想,这师徒四个能建八个群。
    扈轻心说:玩的就是无间道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